庙会组织的主持者对国家宗教管理政策也都比较熟悉,黑龙潭庙委会利用庙会的香火收入

图片 1

图片 1

中国民间对天地等自然神的崇拜祭祀,产生了最早的祭祀组织“社”,社坛的设立又是以里为基本单位,所以里、社在古代可以并称,又是一种乡村基层组织。陕北地区在宋代以后,随着佛教的传入,民间社、会与佛、道的宗教活动合而为一,成为庙会、赛会。清代至民国初年,陕北大小村落皆有庙会,庙会组织十分兴盛,以祈祷农岁丰稔为目的,“每岁届期恒斋戒清洁,集僧拜谶。社必联合多村,轮流铺坛,歌舞喧天,备极繁盛……邑中此类团体正非少数也。”

中国民间庙宇众多,俗语说,村村皆有庙,无庙不成村。形形色色的庙会组织,在乡村文化传承、乡村社会秩序的维护、地方认同的建立、自然资源的管理与分配等方面,曾经发挥不可或缺的影响。如今,随着国家权力深入基层,庙会功能逐渐萎缩,大多仅余集市和娱乐功能,庙会组织则基本已退出乡村的公共领域。

一、陕北农村庙会组织的现状

然而,陕北榆林地区的黑龙潭庙会却是例外。

中国民间对天地等自然神的崇拜祭祀,产生了最早的祭祀组织“社”,社坛的设立又是以里为基本单位,所以里、社在古代可以并称,又是一种乡村基层组织。陕北地区在宋代以后,随着佛教的传入,民间社、会与佛、道的宗教活动合而为一,成为庙会、赛会。清代至民国初年,陕北大小村落皆有庙会,庙会组织十分兴盛,以祈祷农岁丰稔为目的,“每岁届期恒斋戒清洁,集僧拜谶。社必联合多村,轮流铺坛,歌舞喧天,备极繁盛……邑中此类团体正非少数也。”

上世纪90年代以来,黑龙潭庙委会利用庙会的香火收入,多年来持续投资于地方公共事业建设,涉及环境、教育、医疗、农村基础设施、社会保障等多个领域,俨然类似一家具有庙会背景的社会企业。

目前,陕北地区的庙会大致可分为两大区域:南段以耀县大香山寺和药王山为中心。大香山寺为佛教庙会,药王山是道教庙会。北段以佳县白云山为中心,并辐射出延安太和山、榆林青云山和黑龙潭、靖边祭山梁、绥德合龙山等五处二级中心。白云山、太和山、祭山梁为道教活动场所,青云山是道、佛教共处。以上这些庙会宗教活动色彩浓厚,除进行祭祀、庆祝、祈祷等法事外,一般进香群众以求神问卜为主,戏剧演出和物资交易为辅助形式。20世纪90年西部农村宗教组织从事公益事业的地域特征代以来,大中型庙会参加者呈上升趋势。如白云山每年庙会人数达100万人次,参加者来自陕西、山西、内蒙、宁夏、甘肃、河南、河北、山东等广大地区。

黑龙潭庙会是如何实现这一旧神新社的转型之路的?其经验对转型期乡村公共服务体系的构建,以及乡村治理结构的完善,应有一定启发。

20世纪90年代以来,地方政府对传统宗教文化的保护采取了谨慎求实的态度,一方面按照国家政策实施管理。各县有宗教遗迹和传统的庙宇,经过市县宗教局的审批并颁发了“宗教活动场所”的证书。市县宗教局对开放的庙会每年进行定期的审核,各庙会举办各项活动须上报县宗教局审批,庙会期间所请戏班、剧目均需经过县文化局属下的文化稽查大队审查。政府文物部门数次拨款维修一些庙宇古迹,虽然数额很少,但却代表了国家的认可和保护。各庙会活动场所都张贴《宗教事务条例》,庙会组织的主持者对国家宗教管理政策也都比较熟悉。另一方面,地方政府积极引导庙会为地方经济、文化的发展作贡献。对那些表现突出的庙会组织给予支持和大力表扬,笔者考察过的几个庙会活动场所就挂有地方政府颁发的“双文明建设先进宗教活动场所”和“宗教工作先进集体”的奖牌。

黑龙庙的兴衰沉浮

二、从事公益事业的内容及地域特征

黑龙潭在榆林往南55公里处,周围群山环绕。在一处悬崖上有一股长流不断的泉水,对十年九旱的榆林地区来说,这股泉水异常珍贵,因此素有龙穴藏珍之称,被誉为榆林八景之一。景物殊胜,少不了灵异传说。自古至今,黑龙王显圣的传说在此地流传甚广。据说,郑氏女吞食仙桃,生下五龙,其中黑龙仙游至此,恋潭清水洌,屡屡显圣乡民。至明朝正德年间,乡民为其创建黑龙庙宇,以后几度重修扩建。这里每逢农历六月初十至十四,要举行盛大的庙会活动,数百年而不衰。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地方经济发展,陕北各类庙会的收入都明显增长,一个中型庙会一年可收入十几至数十万元,有的大型庙会一年收入达数百万元。庙会组织本着“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造福于民”的观念,除了庙宇修缮和人员开支外,将捐资的相当一部分用于从事地方公益事业。

文革期间,黑龙庙被彻底拆毁。是年,流淌上万年的龙穴海眼干涸断流。但之后仍有部分信众遇会期和节日,或深夜或清晨,偷偷到庙址废墟内与牌楼前,上香烧纸,祭祀许愿。1980年初,政府开始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附近的白云道观重开山门,允许信众朝山。于是,当时黑龙庙的会首开始组织公开祭祀。据当地传说,祭祀期间曾出现异象。而当年,干涸12年的龙穴海眼也意外出水了。此事极大振奋了村民重修黑龙庙的决心。先由镇川镇红柳滩、陈家沟、八塔湾、高梁坡、朱家堡、柳湾沟六个村的老人推动,后来为募集俢庙资金的需要,又吸收了北河村、花河村、杨家沟三个村,这9个村组成了今天的黑龙潭庙委会。

扶贫济困

在村民的齐心协力之下,黑龙庙于1982年完成重建。然而,那时民间信仰尚未获得政府的正式承认。后来,庙委会以保护黑龙庙遗留下来的文物为名,申请成立了黑龙庙文物管理所,从而获得一个传统文化场所的合法身份,而庙会则以物资交流会的名义得以定期举办。在文化和经济的名义之下,黑龙庙的场所和信仰活动暂时得到政府的认可。但作为民间信仰组织,其合法性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主要是不间断地资助社区内的贫困家庭及学生。如横山县东阳山庙会每年都为附近村庄的特困户买一些面粉或毛毯,在庙会期间举行救助仪式发放给他们。黑龙潭庙会近年来每年春节都通过当地民政局为贫困家庭发放面粉、肉类等,价值达十几万元。有些庙会组织给学校捐助钱物、给每年考上大学的贫困学生发奖学金资助他们完成学业。

重修黑龙庙时立的牌坊

社区公共设施建设和教育

随着地方经济发展,黑龙潭庙会渐渐兴盛,香火之旺更甚于往日。地方经济结构的改变则促使黑龙王的职能发生了相应的变化。因农业比重下降,矿物开采成为主要经济来源,而矿物开采和运输风险大,因此黑龙王渐由原来的祈雨之神变成了财富和平安的施与者。当地人因为黑龙老爷的庇佑变富裕了,在愿望得到实现后,便会到黑龙庙来还愿。渐渐地,当地生意人不说自己出去挣钱,而是说和黑龙老爷一起挣钱,挣得的收入总有一部分不菲的资金流入到黑龙老爷的功德箱中。

榆林黑龙潭庙会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进行的公益项目,涉及农田基本建设、道路设施、学校教育、文体活动等多个方面。

至此为止,黑龙庙在历史上的兴衰沉浮与当下的重建,从表面上看与全国各地大多数庙会的经历没有太大区别,但新的变化已在悄悄酝酿之中。

另据不完全统计,仅2005年,榆林地区由庙会出资修筑的乡村公路达800多公里,修建人畜饮水工程500多处,助教兴学捐资100多万元。

获得社会合法性

生态环境保护

榆林地区属于陕北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黄土广布,植被稀疏,风沙大,水土流失严重,对农业生产极为不利。自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地方政府开始大力推动黄土高原综合治理,鼓励社会多元力量参与种草种树、绿化荒山的行动。

陕北位于西北黄土高原,明清以来由于大规模的垦荒,水土流失严重,加之干旱少雨,到处都是荒山秃岭,沟壑纵横。近年来庙会组织通过植树造林,在促进生态环境转化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1988年,朱家堡村的朱序弼找到庙委会,希望庙会能支持建立一个山地树木园。朱家堡是参与黑龙庙复建的九个村庄之一,朱序弼是榆林市林科所的研究员,多年来他潜心于试验和培育适合陕北这片黄土地的树种,颇有建树,正想寻找一片山地进行更大范围的试验和推广。尽管朱序弼所在的林科院,对与庙会合作心存顾忌,但朱序弼是本地人,与庙委会诸成员都是熟人,故能更好地建立信任。

位于榆林镇川镇红柳滩村的黑龙潭,近年来,庙会收入除用于寺庙的开支、修补之外,还出资建立了全国第一所民办山地树木园,面积达1200亩。在地区科协、林业局的指导下,山地树木园不但引进了珍稀树种,还根据陕北气候特点,取得落叶松阴坡造林、云杉大面积造林的科研成果,建成我国独具地域性特色的树种资源库。如今,黑龙潭山地树木园已经成为一个集科研、旅游、环保为一体的民间科研组织。十几个国家来访的专家学者盛赞树木园取得的成就,日本友人题词“地球的再生从黑龙潭开始”。

而且,这个想法与当时庙委会的会长王克华一拍即合。王克华不同于传统的陕北乡民,这位曾经的教书匠和成功的商人,对留名于世有强烈的渴望。他曾对记者说:一个人活在世上总得有自己的追求,自己奋斗的目标。总之,人活着总该给世间留下点什么才对头。因此,他有强烈的动力推动庙会的发展。

20世纪90年代后期,地处毛乌素沙漠南沿的榆林古塔乡卧云山庙会也创办了民办植物园,园区占地3000亩,设10个植物定植大区和22个地方特色小区,并与中国濒危植物保护委员会、中国植物学会、榆林市林业局建立了合作关系。目前,已栽植1824个植物品种,取得10多项科研新成果。卧云山把宗教文化和生态环境建设结合起来的模式吸引了周边庙会,经中外有识人士倡导在卧云山挂牌成立了“黄土高原国际民间绿色文化网络”,目前有150多名各界人士和35个庙会参加,成为网络会员。据2005年不完全统计,该网络成员单位栽植林木花草达5万多亩,保护繁殖50多种珍稀濒危植物,极大地显示出宗教界在改善生态环境,保护植物资源方面的巨大潜能和丰富的创造力。笔者调查,陕北许多庙会不但从香火钱中拨出一定数额专门用于庙宇周围绿化,植树造林,还拨出专人长期对树木进行看护、管理,由此带动了更多的民众参与到生态环境保护之中。

陕北风沙大,政府也一直提倡治理水土流失,如果庙会能把周围环境搞好,既能给周围老百姓也能给榆林做个样板。这是王克华心里的盘算。于是,由庙会出资、林科所出树苗、朱序弼提供技术支持,首个民办的黑龙庙山地树木园于当年正式成立,第一期租用了600亩后边村民的土地。如今这周围山上的一片绿荫正是当年所栽种。

综上所述,陕北农村宗教界从事公益事业涉及范围十分广泛,且带有明显的地域特征。一是集中于社区公共设施建设。陕北大部分地区经济欠发达,农村社区的道路、水利设施等都因公共资金匮乏而趋于衰败,庙会将资金投入这些公益事业,无疑有助于弥补当地政府财力不足的局限。二是集中于保护生态环境。宗教界从事生态保护,有学者称之为“宫观生态”。其思想基础是道家“天人并生、物我为一”的自然哲学观念。陕北自然环境极其恶劣,近年来国家采取措施实行退耕还林,宗教界投入大量资金进行造林绿化,在增加植被,改善居住环境方面正在产生积极的示范效应。

山地树木园的创办为黑龙庙带来了巨大的声誉。1991年,朱序弼在中国植物协会的学术研讨会上介绍黑龙庙山地树木园的情况,得到媒体的关注,之后国内外专家慕名来访,使得黑龙庙声名远播,并多次获得政府的表彰,而王会长随后也经常受邀出国参加各种会议。更为深远的影响则是,黑龙庙的成功,带动了榆林地区的庙会兴办绿化事业的热情。虽然兴办植物园对庙会的收入没有影响,但所带来的社会影响和政府的认可,有助于民间庙宇获得社会合法性。此后,陕北民间庙宇自办的民办植物园如雨后春笋般涌现。2002年,朱序弼联合一些有识之士,发起成立了黄土高原国际民间绿色文化网络,参加的庙会和群众社团多达56个,生态治理面积达5万亩。如今,这些散布于榆林乡村地区的一座座民间小庙,已成为陕北黄土高原上一道道靓丽的绿色风景。

三、宗教界从事公益事业的现实意义

黑龙潭庙会利用香火收入修建的休闲长廊,为庙会期间商贩摆摊香客休息之处。

陕北农村宗教界积极从事社会公益事业的实践给我们有益的启示,充分说明宗教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进程中可以发挥积极作用。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